4166am金沙登录

元史: 卷九十八·志第四十六·兵一

六月 15th, 2019  |  古典文学

其名数,则有宪宗二年之籍、世祖至元八年之籍、十一年之籍,而新附军有二十七年之籍。以兵籍系军事机密重务,汉人不阅其数。虽枢密近臣大专军旅者,惟长官一贰人知之。故有国百余年,而上下兵数之多寡,人莫有知之者。

  世祖中执会考察总结局元年六月,诏罢解盐司军玖十三个人。初,解盐司元籍一千盐户内,每十户出军一位,后阿蓝答兒倍其役。世祖以重困其民,罢之。5月,以张荣实从南征,多立功,命为陆军万户兼领霸州民户。诸水军将吏河阴县达鲁花赤胡玉、千户王端臣军七百有四个人,八柳树千户斡来军三百六十一位,孟州庞抄兒赤、张信军一百九11位,滨棣州港口总把张山军九十六位,湛江南阳达鲁花赤塔剌海军九十几位,睢州李监护人麾下青阳等五十八个人,霸州萧万户军一百九十多人,悉屈从焉。

右钦察卫:至元二十三年,依河西等卫例,立钦察卫。至治二年,分为左右两卫。天历二年,以本卫属大太史府。

  二年7月,江浙行省言:「近以镇守建康、太平南通万户府全翼军马八千二百一十二名,调属湖广省,乞分两淮戍兵,于外省沿海镇遏。」枢密院官议:「沿江军马,系伯颜、阿术安置,勿令改换,止于省外元管千户、百户军内,发兵镇守之。」制可。十二月,诏以两广海外四州城市戍兵,岁一更代,往来费力。给俸钱,选良医,往治其疾伤者。命三二年一更代之。

武宗至大元年4月,以通惠河千户刘粲所领运粮军九百贰12个人,属万户赤因帖木尔兵籍。十七月,校尉三宝奴等言:“国制,行省佐贰及宣慰使不得提调军马,若遥授平章、商丘宣慰使阿怜帖木儿者,尝与成宗同奶母,故得行之,特别宪也。今命沙的代之,宜遵国制,勿令提调。”制可。

  二十年一月,命到处行枢密院造新附军籍册。七月,从太傅伯颜议,所括宋手号军80000三千第六百货人,立牌甲,设官以统之。十一月,定出征军官亡命之罪,为首者斩,余令减死一等。

三年八月,调桂林翼邓新万户府全翼军马,分屯蕲、黄。

  宣镇护卫。

二年二月,诏:“福建省镇远方,掌边务,凡事涉军旅者,自平章至僚佐须同署押,其主任二员,复与哈必赤。”

  二十二年芳岁,立行枢密院于江南三省,其处处行省见管军马悉以付焉。2月,诏广西阴皇子花剑畲军,有恆产者放为民,无恆产与妻子者编为守城军。征交趾蒙古军五百人、汉军二千人,除留蒙古军百人、汉军四百人,为镇南王脱欢宿卫,余悉遣还,别以江淮行枢密院蒙古军戍辽宁。15月,从月的迷失言,以乾讨虏军七百人,籍名数,立牌甲,命旅长之无军者领之。十1月,太史台臣言:「昔宋以无室家硬汉为盐军,内附之初,有5000人,除征占城市运会粮寿终正寝者,今存一千一百二十三人。此徒皆性习狠毒,民患苦之,宜给以衣粮,使屯田自赡,庶绝其扰。」从之。十3月,从枢密院请,严立军籍条例,选英雄及庞大之家充军。旧例,丁力强者充军,弱者出钱,故有正军、贴户之籍。行之既久,而强者弱,弱者强,籍亦照旧。其同户异居者,公立年期,以相更代,故有老稚不免从军,而强壮家居者,至是革焉。江浙省募盐徒为军,得五千七百六十五个人,选军人麾下无士卒者,相参统之,以备四处镇守。

致和元年十一月,以享中岳庙,用跸街清路军一百名,看糁盆军一百名,管军士千户、百户各一员。十月,行豪礼,用擎执仪仗蒙古、汉军一千名。

  四年十二月,以江浙省尝言:「两浙沿海濒江隘口,地接诸蕃,海寇出没,兼收附江南今后,三十余年,承平时久,将骄卒惰,帅领不得其人,军马安放不当,乞切磋冲要去处,迁调镇遏。」枢密院官议:「庆元与扶桑持续,且为倭商焚毁,宜如所请,别的迁调军马,事关机务,别议行之。」十五月,广西八百媳妇、大、小彻里等作耗,调新疆省蒙古、汉军五千人,命万户囊加灢苛欤赴辽宁守护。其江苏省言:「外省位置,西南控接荆湖,西南襟连秦陇,阻山带江,密迩蕃蛮,素号天险,古称极边重地,乞于存恤歇役六年军内,调二千人往。」从之。

古典经济学原来的文章赏析,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连网,转载请注解出处

  二十六年一月,枢密院议:「诸管军士万户、千户、百户等,或治军有法、镇守无虞、铠仗精完、差役均平、军无逃窜者,许所司荐举以闻,不次擢用。诸军吏之长,非有上司之命,毋擅离职。诸长军者,及蒙古、汉军,毋得妄言边事。」

前卫:至元十六年,以捍卫亲军创置前、后二卫,掌宿卫扈从,兼营屯田,国有大事,则调治之,置都指挥使。

  右都威卫:国初,木华黎奉太祖命,收扎剌兒、兀鲁、忙兀、纳海四投下,以按察兒、孛罗、笑乃灐⒉焕锖0味純骸⒗阔不花几个人领探马赤军。既平金,四处镇守。中执会考察总括局三年,世祖以五投向下探底马赤立蒙古探马赤理事府。至元十六年,罢其军,各于本投下应役。十九年,仍令充军。二十一年,枢密院奏,以五投向下探底马赤军俱属之西宫,复置官属如旧。二十二年,改蒙古护卫亲军指挥使司。三十一年,改隆福宫右都威卫使司。

兵制

  十六年三微月,罢五翼探马赤重役军。四月,括两淮造回回砲新附军匠六百人,及蒙古、回回、汉人、新附人能造砲者,至新加坡。五月,淮西道宣慰司官昂吉兒请招谕亡宋通事军,俾属之麾下。初,亡宋多招纳北地蒙古代人工通事军,遇之吗厚,每战皆列于前行,愿效死力。及宋亡,无所归。朝议欲编入版籍未暇也,人人疑惧,皆不自安。至是,昂吉兒请招集,列之行伍,以备征戍。从之。六月,诏河西地未签军之官,及富强户有物力者,签军第六百货人。八月,寿州等处招讨使马珂哥,请召募有罪亡命之人充军,其言:「使功不及使过。始大顺未日常,蒙古、诸色人等,因触犯皆亡命往依焉,今已平定,尚逃匿林薮。若释其罪而用之,必能效劳,无不一当十者矣。」十11月,罢罗兹、平阳、西京、本溪路新签军还籍。

十九年一月,命唐兀于沿江州郡,视平价置军镇戍,及谕吴忠、凉州、隆兴、石家庄等四省,议用兵戍列城。徙闽南宣慰司于济南,分军戍守江南,自归州以及江阴至三港口,凡二十八所。6月,调邯郸合必赤军两千人镇合肥。又潭州行省以临川镇地接占城及未附黎洞,请立总管府,一齐镇戍,从之。三月,以隆兴、西京军人代上都戍卒,还西川。先是,上都屯戍士卒,其奥鲁皆在西川,而戍西川者,多隆兴、西京军士,每岁转饷,不胜劳费,至是更之。

  唐兀卫:至元十八年,阿沙、阿束言:「今年春,奉命首脑河西军2000人,但其所带虎符金牌者甚众,征讨之重,若无官署,何防止闲之。」枢密院以闻,遂立唐兀卫亲军都指挥使司以总来讲之。

六年二月,签怀孟、卫辉路丁多个人户充军,益都、淄莱所辖登、莱州李鋋旧军内,起签一万人,差官部领出征。其淄莱路所辖淄、莱等处有非李鋋旧管者,签五百贰20人,其他诸色人户,亦令酌验丁数,签军起遣,至军前赴役。3月,从湖南路统军司言,应系逃军未获者,令其次亲丁代役,身死军士亦令亲丁代补,无亲丁则以少壮驱丁代之。

  二十一年七月,江东道佥事马奉训言:「刘万奴乾讨虏军,私相纠合,结为徒党,张弓挟矢,或诈称使臣,莫若散之各翼万户、千户、百户、牌甲内管领为便。」省院官以闻,有旨,可令问此军:「欲从脱欢出征虏掠耶?欲且放散还家耶?」回奏:「众军皆言,自围襄樊渡江的话,与国尽忠,愿令还家少息。」遂从之。籍亡宋手记军。宋时有是军,死则以兄弟若子承代。有旨,依汉军例籍之,毋涅其手。

仁宗延祐元年闰8月,隆禧院官言:“初,世祖影殿,有军人守之。今武宗御容于大崇恩福元寺安置,宜依例调军守卫。”从之。三年11月,岭北省乞军守卫饭店,命于丑汉所属万户三千探马赤军内,摘军三百人与之。

  二年5月,枢密院臣言:「阿剌灐⑼押鏊妓领汉人、女直、高丽等军二千一百三十六名内,有称海对战者,有久戍四五年者,物力消乏,乞于六卫军内分一千二百人,河源屯田军八百人,彻里台军二百人,总二千二百人往代之。」制可。11月,诏各州合并镇守军,广西所置者合为五十三所,江浙所置者合为二百二十七所,新疆元立屯军镇守二百二十六所,减去一百六第十二所,存六十四所。

至元二年11月,广西五路西蜀辽宁行省言:“新签军7000人,若发民户,恐致干扰。今巩昌已有旧军三千,诸路军二千,余二千人亦不要发民户,当以低价起补。”从之。十四月,省院官议,收到私走间道、盗贩马匹、曾过南界人3000八百四户,悉令充军,以1000九百七18个人与江苏路统军司,一千人与蔡州万户,余八百二十六户,有旨留之军中。

  八年4月,以瓜州、沙州鹰房三百人充军。

龙翊侍卫:天历元年十3月,立龙翊卫亲军都指挥使司,以左钦察卫唐吉失等八千户隶焉。

  二十八年四月,调江淮省探马赤军及汉军二千人,于脱欢太子侧近上饶屯驻。

若夫军人,则初有蒙古军、探马赤军。蒙古军皆国人,探马赤军则诸部族也。其法,家有汉子,十五之上、七十之下,无众寡尽签为兵。十位为一牌,设牌头,上马则备战役,下马则屯聚牧养。孩幼稍长,又籍之,曰渐丁军。既平中原,发民为卒,是为汉军。或以贫富为甲乙,户出一位,曰独户军,合二三而出一位,则为正军户,余为贴军户。或以男丁论,尝以二十丁出一卒,至元七年十丁出一卒。或以户论,二十户出一卒,而限年二十以上者充。士卒之家,为富商大贾,则又取一位,曰余丁军,至十五年免。或取匠为军,曰匠军。或取诸侯将官和校官之子弟充军,曰质子军,又曰秃鲁华军。是皆多事之际,不常之制。

  七年4月,签宣德、西京、平阳、利伯维尔、河南五路人匠充军,命随地管匠头目,除织匠及和林建皇城一切合干人等外,应有回回、河西、汉兒匠人,并札鲁花赤及札也、种田人等,通验丁数,每贰十一位出军一名。

仁宗皇庆元年十五月,诏湖南省瘴地内诸路镇赤卫队,各移近地屯驻。

  宣忠斡罗思扈卫亲军都指挥使司。

三年5月,诏:“真定、彰德、邢州、洺磁、东平、大名、平阳、萨尔瓦多、卫辉、怀孟等路处处,有旧属按札儿、孛罗、笑乃、阔阔不花、不里合拔都儿等官所管探马赤军官,己巳岁籍为民户,亦有签充军者。若乙亥、丙寅一次签定军,已入籍册者,令随各万户依然出征;其或未尝为军,及蒙古、汉人民户内作数者,悉签为军。”五月,以军人诉缺少者众,命贫富相兼应役,实有不可能自存者优恤三年。7月,谕西藏东路经略司:“益都路匠军已前曾经签把者,可遵别路之例,俾令从军。”以凤翔府屯田军官准充平阳军数,仍于凤翔屯田,勿遣从军。刁国器所管重签军九百一十多人,即日放罢为民。广东行省言:“士卒戍金州者,诸奥鲁已尝服役,今重勤奋。”诏罢之。并罢青海、大名、四川诸路新签防城戍卒。

  三年一月,命伯颜都万户府及红胖袄总帅府各调军七千五百人,往诸侯王所,更代守边士卒。其属都万户府者,军一名,马三匹;属总帅府者,军一名,马二匹。令人自为计,其贫无法自备者,则命军队之长及百户、千户等助之。悉遣精锐练习骑射之士。每军一百名,百户一员;五百名,千户一员。复命买住、囊加灦人分左右部领之。

世祖中执会调查计算局元年3月,诏汉军万户,各于本管新旧军内摘发军官,备衣甲器仗,差官领赴燕京近地屯驻:万户史天泽30000四百叁拾七人,张马哥二百四12人,解成一千七百陆拾人,糺叱剌四百六拾伍个人,斜良拔都八百九十六位,扶沟马军奴一百29人,内黄铁木儿一百肆十个人,赵奴怀四十叁人,鄢陵胜都古66人。十八月,命右三部大将军怯烈门、平章政事赵璧领蒙古、汉军,于燕京近地屯驻;平章塔察儿领武卫军10000人,屯驻北山;汉军、质子军及签到民间诸投下军,于西京、宣德屯驻。复命怯烈门为大抚军,管领诸军勾当,分达达军为两路,一赴宣德、德兴,一赴兴州。其诸万户汉军,则令赴潮河屯守。后复以兴州达达军合入德兴、宣德,命汉军各万户悉赴怀来、缙山川中屯驻。

  左卫、平凉:并至元八年侍卫亲军改立。

九年1月,四川省请益兵,敕诸路签军贰万,诏中校府、统军司、管事人万户府阅实军籍。八月,命阿术典行省蒙古军,刘整、Ali福冈典汉军。1月,诏:“诸路军户驱丁,除至元六年前从良入民籍者当差。七年后,凡从良文书写从便为民者,亦如之。余虽从良,并令津助本户军役。”10月,阅大都、京兆等处探马赤户名籍。五月,诏枢密:“诸路正军贴户及同籍亲朋好朋友僮奴,丁年堪役,依诸王权要以避役者,并还之军,惟匠艺精巧者以名闻。”十四月,命府州司县达鲁花赤及治民长官,无妨本职,兼管诸军奥鲁。各路监护人府达鲁花赤、管事人,别给宣命印信,府州司县达鲁花赤长官止给印信,任满则别具解由,申枢密院。

  太宗元年十7月,诏:「兄弟诸王诸子并众官人等所属去处签军事理,有妄分互相者,达鲁花赤并领导皆罪之。每一品牌签军一名,限年二十以上、三十以下者充,仍定立千户、百户、品牌头。其隐匿不实及理解不首并逃匿逃役军人者,皆处死。」

左卫、临沧:并至元八年侍卫亲军改立。

  西域亲军:元贞元年,依贵赤、唐兀二卫例,始立西域亲军都指挥使司。

十三年2月,谕管事人万户刘黑马,据斜烈奏,忽都虎等元籍诸路民户一百万伍仟第六百货五十六户,除逃室外,有七十两万两千九百一十户,随路总签军一100000陆仟四百七十一名,点数过80000九千五百七十几人,余因近年蝗旱,民众力量困苦,往往在逃。有旨,以后止验见在民户签军,仍命逃户复业者免三年军役。

  十二年一月,遣官往辽东,签拣蒙古达鲁花赤、千户、百户等官子弟出军。诏随地所置咸阳生券军之为农者,或志愿充军,具数以闻。5月,麦秋月万户刘复亨言:「新下江南三十余城,俱守以兵,及江北、吉安、润、扬等处未降,军事力量分散,调解不给,以至镇巢军、西宁两处复叛。乞签河西等户为军,并力剿除,庶无后患。」有旨,命肃州达鲁花赤,并遣使同往验各色户计物力富强者签起之。二月,签平阳、西京、铜川等路达鲁花赤弟男为军。莱州酒税官王贞等上言:「国家讨平残宋,吊伐为事,何尝以贿利为心。彼不绍工作小人,贪图货利,作乾讨虏名目,侵掠彼地,所得人口,悉皆货卖,以充酒食之费,胜则不行朝廷,败则实为辱国。其招讨司所收乾讨虏人,可悉罢之,第其高下,籍为正军,命各万户管领征进,一则得其实用,二则正王师吊伐之名,实为便益。」从之。

英宗至治元年十10月,命有司选控鹤卫士,及色目、汉军以备卤簿仪仗。十八月,定卤簿队仗,用军官二千三百叁15位,万户、千户、百户四十五员。仍议用军人壹仟九百50人,万户、千户、百户五十九员,以备仪仗。

  凡怯薛长之子代,或由圣上所亲信,或由宰相所荐举,或以其次序所当为,即袭其职,以掌环境卫生。虽其官卑勿论也,及年劳既久,则遂擢为一品官。而四怯薛之长,国君或又命大臣以同理可得,然一时设也。其余预怯薛之职而居禁近者,分冠服、弓矢、食饮、文学和历史学、车马、庐帐、府库、医药、卜祝之事,悉世守之。虽以本事受任,使服官政,贵盛之极,然十二日归至内部审判庭,则执其事依旧,至于子孙无改,非甚亲信,不得预也。

十年三微月,合剌请于渠江之北云门山及明孝陵西岸虎头山立二戍,以其图来上,仍乞益兵三万,敕给京兆新签军四千人益之。广西京兆、定西、凤翔三路诸色人户,约陆万户内,签军5000。1一月,禁乾讨虏人,其愿充军者,于万户、千户内结成牌甲,与武装一体征进。5月,禁军吏之长举债,不得重取其息,以损军事力量,违者罪之。十月,许昌生券军至都释械系免死,听自立部伍,俾征日本,仍于蒙古、汉人内选官指导之。

  兵者,先王所以威天下,而折夺奸宄、戡定祸乱者也。三代之制远矣,汉、唐而下,其法改造不一。大抵用得其道,则兵力富,而国势强;用失其宜,则兵力耗,而国势弱。故兵制之得失,国势之盛衰系焉。

三年七月,沅州贼人啸聚,命以毗阳万户府镇守辰州,镇巢万户府镇守沅州、靖州,上均万户府镇守襄阳、澧州。

  右阿速卫:至元九年,初立阿速拔都达鲁花赤,后招集阿速正军三千余人,复选阿速揭只揭了温怯薛丹军七百人,扈从车驾,掌宿卫城禁,兼营潮河、苏沽两川屯田,并要求军储。二十三年,为阿速军南攻镇巢,残病人众,遂以镇巢七百户属之,并前军总为贰万户,隶前后二卫。至大二年,始改立右卫阿速亲军都指挥使司。

延祐元年4月,福建省武官阙员,诏:“依民官迁调之制,差人与省内提调官及监督里正同铨注。”

  延祐元年5月,新疆省武官阙员,诏:「依民官迁调之制,差人与小编省提调官及监督太史同铨注。」

二年青女月,枢密院臣言:“阿剌、脱忽思所领汉人、女直、高丽等军二千一百三十六名内,有称海对战者,有久戍四五年者,物力消乏,乞于六卫军内分一千二百人,齐齐哈尔屯田军八百人,彻里台军二百人,总二千二百人往代之。”制可。11月,诏外地合并镇守军,山西所置者合为五十三所,江浙所置者合为二百二十七所,福建元立屯军镇守二百二十六所,减去第一百货公司六第十二所,存六十四所。

  扈从军

四年四月,诏:“统军司及管军万户、千户等,可遵太祖之制,令各官以下一代入朝充秃鲁花。”其制:万户,秃鲁花一名,马一十匹,牛二具,种田人四名。千户见管军五百或五百已上者,秃鲁花一名,马六匹,牛一具,种田人二名。虽所管军未有五百,其家富强子弟健壮者,亦出秃鲁花一名,马匹、牛具、种田人同。万户、千户子弟充秃鲁花者,挈其内人同至,从人不拘定数,马匹、牛具,除定去数目已上,复增余者听。若有欠缺不可能自备者,于本万户内不应该出秃鲁花之人,通行津济起发,不得由此科及众军。万户、千户或无亲子、或亲子幼弱未及成年人者,以弟侄充,候亲子年及十五,却行调换。若委有亲子,不得隐匿代替,委有气力,不得妄称缺乏,及虽到来,气力却有不完者,并罪之。是月,帝以太宗旧制,设官分职,军队和人民之事,各有所司。后多故之际,不暇分别,命阿海充都上校,专于香岛、东京(Tokyo)、平滦、懿州、盖州路管领见管军士,凡民间之事毋得预焉。6月,立枢密院,凡蒙古、汉军并听枢密节制。统军司、都大校府,除遇边面急迫业务就便调节外,其军事情报一切大小公事,并须申覆。合设奥鲁官,并从枢密院设置。四月,诏免吉林保甲丁壮、射生军3000四百四十一户杂泛科差,专令守把巡哨。六月,谕天津路行枢密院:“近年军官多逃亡事故者,可于各奥Lunet尽实签补,本身丑年定入军籍之数,悉签起赴军。”十三月,女直、水达达及乞烈宾地合签镇守军,命亦里不花签3000人,付塔匣来领之;并达鲁花赤官之子及其它近上户内,亦令签军,听亦里不花节制。

  五年闰元春,诏益都李璮元签军,仍依旧数充役。3月,诏诸路奥鲁毋隶管事人府,别设总押所官,听枢密院节制。十二月,省臣议:「签起秃鲁花官员,皆已迁转,或寿终正寝黜退者,于内复有贫难蒙古时候的人士,除随路总管府达鲁花赤、总管及掌兵万户,合令应当,其次官员秃鲁花,宜放罢,其自觉留质者听之。」5月,禁长军之官不可侵渔士卒,违者论罪。十七月,签广东、广东沿边州城民户为军,遇征进,则选有力之家同元守边境城市汉军一体出征,其瘫软之家代守边境城市及屯田勾当。

大德元年7月,江西平章政事脱烈伯领总帅府军三千人,收捕西番回,诏留总帅军百人及阶州旧军、秃思马军各二百人守阶州,余军还元翼。湖广省请以克拉科夫翼万人,移镇松原,枢密院官议:“此翼乃张柔所领讨伐旧军,宜迁入白城省屯驻,别调兵守之。”十四月,招收亡宋左右两江土军千人,从思明上思等处都上将昔剌不花言也。十7月,湖北行省言:“前湖州立江淮行省,江陵立荆湖行省,各统军马,上下镇遏。后江淮省移于马那瓜,荆湖省迁于中卫,恒河之南,大江迤北,汴梁古郡设立青海江北行省,通管江淮、荆湖两省元有地面。近期并入军马,通行政管理领,所属之地,大江最为根本,两淮地险人顽,宋亡之后,始来归顺。当时沿江一带,商讨缓急,安放定三十一翼军马镇遏,后迁调十二翼前去江南,余有一十九翼,于内调发,止存元额十一分中点滴。况两淮、荆襄自古隘要之地,归附到现在,虽即宁静,宜虑未然。乞照沿江元置军马,迁调江南翼分,并外市所占省内国军队人,发还元翼,仍前镇遏。”省院官议,以为沿江安放三十一翼军马之说,本院无此簿书,问之江苏省官孛鲁欢,其省亦无枢密院文卷,内但称至元十九年,伯颜、玉速铁木儿等共拟其地安置贰万二千军,后增二千,总300004000,今悉令各地差占及逃好玩的事故者还充役足矣。又孛鲁欢言,二〇一八年伯颜点视辽宁省见有军50000二百之上,又若还其占役事故军官,则共有七九千0人。此数之外,脱欢太子位下有一千探马赤、1000汉军,阿剌八赤等哈剌鲁亦在其地,设有特别,皆可调用。据各州占役,总括军士、军官300003000八百八十一名,军人二百九名,军官两千03000第六百货七十二名,内汉军5000五百八十名,新附军7000二十八名,蒙古军六十四名。江浙省占役军士、军士5000九百五十七名,湖广省占役军人、军士七千第六百货三名,四川省占役军士、军官一千二百七十二名,福建省出兵收捕未回新附军四十九名,悉令还役。”江浙省亦言:“甘肃行省见占省内国军队人7000八百三十三名,亦宜遣还镇遏。”有旨,两省各差官赴阙辨议。

  二十九年,以咸平府、东京(Tokyo)所屯新附军五百人,增戍女直地。

◎兵一

  十九年二月,诸侯王阿只吉遣使言:「探马赤军凡九处出征,各奥Lunet复征杂泛徭役,不便。」诏免之,并诏有司毋重役军户。十一月,禁长军之官,毋得占役士卒。散定海答剌罕军还各营,及归戍城墙。7月,签发渐丁军人。遵旧制,家止一丁者不作数,凡二丁至五丁、六丁之家,止存一位,余皆充军。

右阿速卫:至元九年,初立阿速拔都达鲁花赤,后招集阿速正军三千余人,复选阿速揭只揭了温怯薛丹军七百人,扈从车驾,掌宿卫城禁,兼营潮河、苏沽两川屯田,并必要军储。二十三年,为阿速军南攻镇巢,残伤者众,遂以镇巢七百户属之,并前军总为二万户,隶前后二卫。至大二年,始改立右卫阿速亲军都指挥使司。

  十八年首春,命万户张珪率麾下往就潭州,还其祖父所领枣庄士卒,并统之。4月,以合必赤军3000戍西宁。1月,高丽王并行省皆言,金州、合浦、固城、全罗州等处,沿海上下,与东瀛正当冲要,宜设立镇边万户府屯镇,从之。十四月,诏以征东留后军,分镇庆元、Hong Kong、澉浦三处上船洛阳。

二十四年闰4月,枢密院臣言:“诸军贴户,有正军已死者,有充工匠者,放为民者,有元系各投下户回付者,似此歇闲一千三百四十户,乞差人分拣贫富,定贴户、正军。”制可。

  成宗大德二年十一月,定外市提调军马官员。凡用随从上尉,蒙古高管三十名,次官二十名,汉人一十名;万户、千户、百户人等,俱不得占役。行省镇抚止用听探外,亦不得多余役占。

贵赤卫:至元二十四年立。

  贵赤卫:至元二十四年立。

五年闰夏正,诏益都李璮元签军,仍依然数充役。四月,诏诸路奥鲁毋隶管事人府,别设总押所官,听枢密院节制。7月,省臣议:“签起秃鲁花官员,皆已迁转,或与世长辞黜退者,于内复有贫难蒙古代人物,除随路管事人府达鲁花赤、管事人及掌兵万户,合令应当,其次官员秃鲁花,宜放罢,其自愿留质者听之。”五月,禁长军之官不可侵渔士卒,违者论罪。十12月,签广西、江苏沿边州城民户为军,遇征进,则选有力之家同元守边境城市汉军一体出征,其瘫软之家代守边境城市及屯田勾当。

  六年7月,签怀孟、卫辉路丁三个人户充军,益都、淄莱所辖登、莱州李鋋旧军内,起签两万人,差官部领出征。其淄莱路所辖淄、莱等处有非李鋋旧管者,签五百28人,其他诸色人户,亦令酌验丁数,签军起遣,至军前赴役。1月,从湖南路统军司言,应系逃军未获者,令其次亲丁代役,身死军官亦令亲丁代补,无亲丁则以少壮驱丁代之。

十六年三月,命万户孛术鲁敬,领其麾下旧有战士守南阳。先是,以唐、邓、均三州大兵二百88位属敬麾下,后迁戍江陵府,至是还之。十10月,定上都戍卒用本路元籍军人。国制,郡邑镇戍士卒,皆更相易置,故每岁以他郡兵戍上都,军人罢于转输。至是,以上都民充军者五千人,每岁令备镇戍,罢他郡戍兵。11月,碉门、鱼通及黎、雅诸处民户,不奉国法,议以兵戍其地。发新附军五百人、蒙古军九十七位、汉军四百人,往镇戍之。十二月,以西川蒙古军八千人、新附军两千人,付皇子安西王。命阇里铁木儿以戍伯明翰军第六百货九12个人赴巴黎,调两淮招讨小厮蒙古军,及自北方回探马赤军代之。7月,调江南新附军5000驻路易斯维尔,伍仟驻大名,陆仟驻卫州。又发探马赤军三千0人,及夔府招讨张万之新附军,俾湖北西道宣慰使也罕的斤将之,戍斡端。

  左钦察卫:亦至治二年立。始至元中立卫时,设行军千户十有九所,屯田三所。大德中,置只兒哈郎、铁哥纳3000户所。至大元年,复设5000户所。至是始分为左右二卫,亦属大大将军府。

八年三月,以瓜州、沙州鹰房三百人充军。

  考之国初,典兵之官,视兵数多寡,为爵秩崇卑,长万夫者为万户,千夫者为千户,百夫者为百户。世祖时,颇修官制,内立五卫,以总宿卫诸军,卫设亲军都指挥使;外则万户之下置总管,千户之下置总把,百户之下置弹压,立枢密院以综上说述。遇方面有警,则置行枢密院,事已则废,而移都镇抚司属行省。万户、千户、百户分上中下。万户佩金虎符,符趺为伏虎形,首为明珠,而有三珠、二珠、一珠之别。千户金符,百户银符。万户、千户死阵者,子孙袭爵,死病则降一等。总把、百户老死,万户迁他官,皆不得袭。是法寻废,后无大小,皆世其官,独以罪去者则否。

叱咤风浪阿速卫亲军都指挥使司。

  巡逻军

二十一年六月,江东道佥事马奉训言:“刘万奴乾讨虏军,私相纠合,结为徒党,张弓挟矢,或诈称使臣,莫若散之各翼万户、千户、百户、牌甲内管领为便。”省院官以闻,有旨,可令问此军:“欲从脱欢出征虏掠耶?欲且放散还家耶?”回奏:“众军皆言,自围襄樊渡江来讲,与国尽忠,愿令还家少息。”遂从之。籍亡宋手记军。宋时有是军,死则以兄弟若子承代。有旨,依汉军例籍之,毋涅其手。

  若夫军人,则初有蒙古军、探马赤军。蒙古军皆国人,探马赤军则诸部族也。其法,家有男士,十五之上、七十之下,无众寡尽签为兵。十一个人为一牌,设牌头,上马则备战争,下马则屯聚牧养。孩幼稍长,又籍之,曰渐丁军。既平中原,发民为卒,是为汉军。或以贫富为甲乙,户出壹个人,曰独户军,合二三而出一人,则为正军户,余为贴军户。或以男丁论,尝以二十丁出一卒,至元七年十丁出一卒。或以户论,二十户出一卒,而限年二十以上者充。士卒之家,为富商大贾,则又取一位,曰余丁军,至十五年免。或取匠为军,曰匠军。或取诸侯将校之子弟充军,曰质子军,又曰秃鲁华军。是皆多事之际,一时之制。

◎兵二

  武宗至大二年十四月,上尊号,百官行朝贺礼,枢密院调军一千人备仪仗。三年二月,上皇太后尊号,行册宝礼,用前后仪仗军数,及防范五色甲马军二百人。四年三月,合祭天地、西岳庙、社稷,用跸街清道及守内外壝门军一百捌13个人,命以围宿军为之,事毕还役。7月,以奉迎武宗玉册祔庙,用清路跸街军一百52个人,管军千户、百户各一员。6月,以祭享南岳庙,用跸街清路军第一百货公司五十二位,千户、百户各一员。

十一年孟月,初立军士以功升散官格。5月,实惠总帅府言:“本路军经今四十年间,或死或逃,无丁不可能起补,见在军少,乞选用堪与不堪丁力,放罢贫乏无丁者,于民站内别选充役。”从之。诏四平府、沙井、净州等处种田白达达户,选其可充军者,签起出征。二月,颍州屯垦管事人李珣言:“近为签军事,乞依徐、邳州屯田例,每三丁内,一丁防城,二丁纳粮,可签丁壮七百余名,并元拨保甲丁壮,令珣通领,镇守颍州,代见屯纳合监战军马别用。”从之。

  至元二年1月,山西五路西蜀吉林行省言:「新签军九千人,若发民户,恐致骚扰。今巩昌已有旧军两千,诸路军二千,余二千人亦不用发民户,当以实惠起补。」从之。十11月,省院官议,收到私走间道、盗贩马匹、曾过南界人三千八百四户,悉令充军,以一千九百七贰拾伍个人与山西路统军司,1000人与蔡州万户,余八百二十六户,有旨留之军中。

武宗至大四年1月,帝御大安阁,枢密院官奏:“尝奉旨,令各门置军守备。臣等议,探马赤军人去其所戍地远,卒莫能至,拟发阿速、唐兀等军,参汉军用之,各门置五十多少人。”制可。

  大德六年7月,调蒙古侍卫等军贰万人,往官山住夏。

二十六年六月,枢密院议:“诸管军人万户、千户、百户等,或治军有法、镇守无虞、铠仗精完、差役均平、军无逃窜者,许所司荐举以闻,不次擢用。诸军吏之长,非有上司之命,毋擅离职。诸长军者,及蒙古、汉军,毋得妄言边事。”

  天下既平,尝为军者,定入尺籍伍符,不可更易。诈增损丁产者,觉则更籍其实,而以印印之。病死戍所者,百日外役次丁;死阵者,复一年。贫不能够役,则聚而一之,曰合并;贫甚者、老无子者,落其籍。户绝者,别以民补之。奴得纵放肆者,俾为其主贴军。其户逃而还者,复三年,又逃者杖之,投他役者还籍。其继得宋兵,号新附军。又有辽东之骶、契丹军、女直军、高丽军,广西之寸白军,西藏之畲军,则皆不出戍他方者,盖乡兵也。又有以技名者,曰砲军、弩军、水手军。应募而集者,曰答剌罕军。

看守军

  成宗元贞元年一月,枢密院官奏:「刘二拔都兒言,初广安省安插军马之时,南面止是潭州等处,后得湖北海外四州、八番洞蛮等地,疆界阔远,阙少戍军,复增60000人。今将元属省外四翼万户军分出,军事力量缩小。臣等谓刘二拔都兒之言有理,固然江南绥靖之时,沿江安置军马,伯颜、阿术、阿塔海、Ali海法、阿剌罕等,俱系元经攻取之人,又与近臣月兒鲁、孛罗等枢密院官同议安放者。乞命通军事、知地理之人,同议增减安放,庶后无弊。」从之。

五洲既平,尝为军者,定入尺籍伍符,不可更易。诈增损丁产者,觉则更籍其实,而以印印之。病死戍所者,百日外役次丁;死阵者,复一年。贫不可能役,则聚而一之,曰合并;贫甚者、老无子者,落其籍。户绝者,别以民补之。奴得纵大肆者,俾为其主贴军。其户逃而还者,复三年,又逃者杖之,投他役者还籍。其继得宋兵,号新附军。又有辽东之糺军、契丹军、女直军、高丽军,辽宁之寸白军,密西西比河之畲军,则皆不出戍他方者,盖乡兵也。又有以技名者,曰炮军、弩军、水手军。应募而集者,曰答剌罕军。

  四年十二月,诏:「统军司及管军万户、千户等,可遵太祖之制,令各官以下一代入朝充秃鲁花。」其制:万户,秃鲁花一名,马一十匹,牛二具,种田人四名。千户见管军五百或五百已上者,秃鲁花一名,马六匹,牛一具,种田人二名。虽所管军未有五百,其家富强子弟健壮者,亦出秃鲁花一名,马匹、牛具、种田人同。万户、千户子弟充秃鲁花者,挈其内人同至,从人不拘定数,马匹、牛具,除定去数目已上,复增余者听。若有欠缺不可能自备者,于本万户内不应该出秃鲁花之人,通行津济起发,不得因此科及众军。万户、千户或无亲子、或亲子幼弱未及中年人者,以弟侄充,候亲子年及十五,却行沟通。若委有亲子,不得隐匿替代,委有气力,不得妄称缺乏,及虽到来,气力却有不完者,并罪之。是月,帝以太宗旧制,设官分职,军民之事,各有所司。后多故之际,不暇分别,命阿海充都元帅,专于新加坡、东京(Tokyo)、平滦、懿州、盖州路管领见管军士,凡民间之事毋得预焉。111月,立枢密院,凡蒙古、汉军并听枢密节制。统军司、都上将府,除遇边面急迫业务就便调节外,其军事情报一切大小公事,并须申覆。合设奥鲁官,并从枢密院设置。七月,诏免福建保甲丁壮、射生军3000四百四十一户杂泛科差,专令守把巡哨。七月,谕卡尔加里路行枢密院:「近年军士多逃亡事故者,可于各奥Lunet尽实签补,自乙未年定入军籍之数,悉签起赴军。」十四月,女直、水达达及乞烈宾地合签镇守军,命亦里不花签三千人,付塔匣来领之;并达鲁花赤官之子及其它近上户内,亦令签军,听亦里不花节制。

卫候直都指挥使司:至元元年,裕宗招集控鹤一百三十七人。三十一年,徽政治大学增控鹤六13个人,立卫候司以领之,且掌仪从金银装备。元贞元年,皇太后复以晋王太师九拾捌位隶焉。大德十一年,益以怀孟从行控鹤二百人,升卫候直都指挥使司。至大元年,复增控鹤百人,总第六百货人,设百户所六,感到其属。至治三年罢之。四年,以控鹤第六百货叁十二个人,归于皇后位下,后复置立。

  十五年五月,监护人胡翔请还侍卫军。先是,日照蕲县等万户府士卒百人,有旨俾充侍卫军,后从佥省严忠范征西川,既而嘉定、辛辛那提、夔府皆下,忠范回军,留西道。翔上言,从之。七月,以总管张子良所匿军二千二百32个人,充侍卫军人。

成宗大德二年十4月,定外地提调军马官员。凡用随从军士长,蒙古经理三十名,次官二十名,汉人一十名;万户、千户、百户人等,俱不得占役。行省镇抚止用听探外,亦不得多余役占。

  十五年三阳,定军人继承之制。凡军士之有功者升其秩,元受之职,令她有功者居之,不得令子侄复代。阵亡者始得承接,病死者降一等。总把、百户老病死,不在承继之例。凡将官和校官临阵中伤、还营病创者,亦令与牺牲之人一体承继。禁长军之官不恤士卒,及士卒亡命避役,侵扰初附百姓者,俱有罪。辽宁行省言:「青海旧屯驻蒙古军甚少,遂取渐长成丁怯困都等军,以备出征。广东阔远,多未降之地,必须用兵,已签爨、僰人两千0为军,续取新降落落、和泥等人,亦令充军。然其人与华夏不一样,若赴别地进军,必致逃匿,宜令就各所居一方未降处用之。」3月,并军人。初,至元九年签军一万,止择精锐年壮者,不复问其赀产,且无贴户之助,岁久多贫乏不堪。枢密院臣奏,宜纵为民,遂并为两万5000。诸军户投充诸侯王怯怜口、人匠,或托为别户以避其役者,复令为军,有良匠则别而出之。枢密臣又言:「至元八年,于各路军之为富商大贾者第一百货公司四十三户,各增一军,号余丁军。今东同一路诸奥鲁管事人府言,往往人死产乏,不能充二军,乞免余丁充役者。」制可。十一月,枢密院官议:「诸军人在军籍者,除百户、总把权准军役,其大校、招讨、万户、管事人、千户或带头人官,俱合再当正军一名。」

四年三月,谕东京(Tokyo)等路宣抚司,命于所管户内,以十等为率,于从上第三等户,签选侍卫亲军1000八百名。若第三等户不敷,于第二等户内签补。仍定立千户、百户、品牌头,并其骨血同来,赴中都应役。

  武宗至大二年,太后将幸五台,徽政治高司令员申请调离军扈从。省臣议:「昔大太后尝幸五台,于住夏探马赤及汉军内,各起扈从军三百人,今遵传说。」从之。十五月,枢密院臣言:「去岁六卫汉军内,以诸处兴建筑工程役,故用6000上尉于上都。臣等议,来岁车驾行幸,复令骑卒伍仟人,备车马器仗,与步卒二千人扈从。」制可。

十一年四月,诏礼店军还属土番宣慰司。初,西川也速迭儿、按住奴、帖木儿等所统探马赤军,自丙辰年属籍礼店,隶王相府,后王相府罢,属之山西省,桑哥奏属土番宣慰司,咸认为不便,大德十年命依乙未之籍,至是复改属焉。

  三年四月,添内外巡军,外路每百户选中产者一位充之,其赋令余户代输,在都增武卫军四百。

镇戍

  仁宗皇庆元年5月,天寿节行礼,用前后仪仗军1000人。

兵者,先王所以威天下,而折夺奸宄、戡定祸乱者也。三代之制远矣,汉、唐而下,其法更改不一。大致用得其道,则兵力富,而国势强;用失其宜,则兵力耗,而国势弱。故兵制之得失,国势之盛衰系焉。

  武宗至大元年良月,以通惠河千户刘粲所领运粮军九百十七人,属万户赤因帖木尔兵籍。十八月,知府三宝奴等言:「国制,行省佐贰及宣慰使不得提调军马,若遥授平章、驻马店宣慰使阿怜帖木兒者,尝与成宗同奶婆,故得行之,特别宪也。今命沙的代之,宜遵国制,勿令提调。」制可。

虎贲亲军都指挥使司。

  武卫:至元二十五年,军机章京省奏,那海那的以汉军一万人,如上都所立虎贲司,营屯田,修城隍。二十六年,枢密院官暗伯奏,以六卫五千人,塔剌海孛可所掌大都屯田2000人,及近路迤南万户府1000人,总一万人,立武卫亲军都指挥使司,掌修治城隍及大和高田市内外工役之事。

世祖中执会侦察总结局元年10月,诏罢解盐司军玖拾柒位。初,解盐司元籍1000盐户内,每十户出军一人,后阿蓝答儿倍其役。世祖以重困其民,罢之。十5月,以张荣实从南征,多立功,命为海军万户兼领霸州民户。诸水军将吏河阴县达鲁花赤胡玉、千户王端臣军七百有三个人,八柳树千户斡来军三百六十几人,孟州庞抄儿赤、张信军一百九十三个人,滨棣州口岸总把张山军一百位,海口信阳达鲁花赤塔剌陆军玖拾八个人,睢州李理事麾下元春等伍十四位,霸州萧万户军一百九15人,悉屈从焉。

  十年孟陬,合剌请于渠江之北云门山及黄帝陵西岸虎头山立二戍,以其图来上,仍乞益兵三千0,敕给京兆新签军陆仟人益之。辽宁京兆、云浮、凤翔三路诸色人户,约陆万户内,签军6000。八月,禁乾讨虏人,其愿充军者,于万户、千户内结成牌甲,与军事一体征进。三月,禁军吏之长举债,不得重取其息,以损军事力量,违者罪之。七月,南阳生券军至都释械系免死,听自立部伍,俾征扶桑,仍于蒙古、汉人内选官教导之。

二十四年四月,调各卫诸色军官五百人于平滦,以备镇戍。三月,诏以湖南系边徼之地,山险人稀,兼新疆、湖北贼徒聚焦,有的时候越境作乱,发黑龙江行省忽都铁木儿麾下军5000人,往镇守之。

  元初以武功定天下,四方镇戍之兵亦重矣。然自其始而观之,则太祖、太宗相继以有西域、中原,而攻取之际,屯兵盖无定向,其制殆不可考也。世祖之时,海宇混一,然后命宗王将兵镇边徼襟喉之地,而河洛、辽宁据整个世界腹心,则以蒙古、探马赤军人列车大府以屯之。淮、江以南,地尽东西伯利亚海,则名籓列郡,又各以汉军及新附等军戍焉。皆世祖宏规远略,与二三大臣之所共议,达兵机之要,审地理之宜,而得以贻谋于后世者也。故其后江南三行省,尝以迁调戍兵为言,当时莫敢有变其法者,诚以祖宗成宪,不易于改变也。然卒之承平既久,将骄卒惰,军事和政治不修,而天下之势遂至于不可为,夫岂其制之不善哉,盖法久必弊,古今之势然也。今故著其调兵屯守之制,而列之为镇戍焉。

十八年11月,并不足军官10000户为两万伍仟,取帖户津帖正军充役。4月,置蒙古、汉人、新附军管事人。八月,枢密院议:“正军缺乏无丁者,令富强丁多帖户权充正军应役,验正军物力,却令津济贴户,其正军仍为军头照旧。或正军实系单丁者,许佣雇练习之人应役,丁多者不得佣雇,军人亦不得以亲从人代之。”

  其名数,则有宪宗二年之籍、世祖至元八年之籍、十一年之籍,而新附军有二十七年之籍。以兵籍系军事机密重务,汉人不阅其数。虽枢密近臣大专军旅者,惟长官一多少人知之。故有国百余年,而前后兵数之多寡,人莫有知之者。

武宗至大二年,太后将幸五台,徽政治大学官申请调离军扈从。省臣议:“昔大太后尝幸五台,于住夏探马赤及汉军内,各起扈从军三百人,今遵传说。”从之。十十二月,枢密院臣言:“去岁六卫汉军内,以诸处兴建筑工程役,故用四千营长于上都。臣等议,来岁车驾行幸,复令骑卒5000人,备车马器仗,与步卒二千人扈从。”制可。

  至元七年,以金州军八百隶东川统军司,还金奈,忽朗吉军戍东川。十一年元春,以忙古带等新旧军一万1000人戍建都。调呼和浩特府生券军第六百货人、熟券军四百人,由京兆府镇戍鸭池,命金州招讨使钦察部领之。三月,调西川王安抚、杨总帅军与火尼赤相合,与丑汉、黄兀剌同镇守合答之城。

太宗元年十14月,诏:“兄弟诸王诸子并众官人等所属去处签军事理,有妄分互相者,达鲁花赤并领导皆罪之。每一牌子签军一名,限年二十之上、三十以下者充,仍定立千户、百户、品牌头。其隐匿不实及精通不首并隐蔽逃役军官者,皆处死。”

  兵制

至元七年,以金州军八百隶东川统军司,还安特卫普,忽朗吉军戍东川。十一年元阳,以忙古带等新旧军30000一千人戍建都。调驻马店府生券军第六百货人、熟券军四百人,由京兆府镇戍鸭池,命金州招讨使钦察部领之。十16月,调西川王安抚、杨总帅军与火尼赤相合,与丑汉、黄兀剌同镇守合答之城。

  左翊蒙古护卫亲军都指挥使司。

考之国初,典兵之官,视兵数多寡,为爵秩崇卑,长万夫者为万户,千夫者为千户,百夫者为百户。世祖时,颇修官制,内立五卫,以总宿卫诸军,卫设亲军都指挥使;外则万户之下置管事人,千户之下置总把,百户之下置弹压,立枢密院以综上说述。遇方面有警,则置行枢密院,事已则废,而移都镇抚司属行省。万户、千户、百户分上中下。万户佩金虎符,符趺为伏虎形,首为明珠,而有三珠、二珠、一珠之别。千户金符,百户银符。万户、千户死阵者,子孙袭爵,死病则降一等。总把、百户老死,万户迁他官,皆不得袭。是法寻废,后无大小,皆世其官,独以罪去者则否。

  四年元阳,签蒙古军,每户二丁、三丁者一个人,四丁、五丁者二位,六丁、七丁者多个人。4月,诏遣官签平阳、阿拉木图人户为军,除军、站、僧、道、也里可温、答失蛮、儒人等户外,于系官、投下民户、运司户、人匠、打捕鹰房、金牌银牌铁冶、丹粉锡碌等,不以是何户计,验酌中户内丁多堪称人户,签军二千人,定立百户、品牌头,前赴贵州五路西蜀吉林行中书省所辖东川出动。复于京兆、锡林郭勒盟两路签军一千人,如平阳、阿里格尔例。10月,诏:「山东路验酌中户内丁多可以称作军官户,签军四百二十名,归之枢密院,俾从军,复其徭役。南京路,除邳州、南聊城外,依中书省分间定应签军士户,验丁数,签军二千五百八十名,管领出征。」十11月,签女直、水达达军两千人。

右卫率府:延祐五年,以詹事秃满迭儿所管速怯那儿万户府,及迤东、女直一万户府,右翼屯田万户府兵,合为右卫率府,隶皇太子位下。

  洋气:至元十六年,以捍卫亲军创置前、后二卫,掌宿卫扈从,兼营屯田,国有大事,则调治之,置都指挥使。

十五年一月,定军士承接之制。凡军人之有功者升其秩,元受之职,令他有功者居之,不得令子侄复代。阵亡者始得承继,病死者降一等。总把、百户老病死,不在承继之例。凡将官和校官临阵毁谤、还营病创者,亦令与就义之人一体承继。禁长军之官不恤士卒,及士卒亡命避役,打扰初附百姓者,俱有罪。广东行省言:“辽宁旧屯驻蒙古军甚少,遂取渐长成丁怯困都等军,以备出征。山西阔远,多未降之地,必须用兵,已签爨、僰人两千0为军,续取新降落落、和泥等人,亦令充军。然其人与中华夏族民共和国差别,若赴别地进军,必致逃匿,宜令就各所居一方未降处用之。”1月,并军人。初,至元九年签军两千0,止择精锐年壮者,不复问其赀产,且无贴户之助,岁久多贫乏不堪。枢密院臣奏,宜纵为民,遂并为一千0四千。诸军户投充诸侯王怯怜口、人匠,或托为别户以避其役者,复令为军,有良匠则别而出之。枢密臣又言:“至元八年,于各路军之为富商大贾者一百四十三户,各增一军,号余丁军。今东同样路诸奥鲁管事人府言,往往人死产乏,不能够充二军,乞免余丁充役者。”制可。十十二月,枢密院官议:“诸军人在军籍者,除百户、总把权准军役,其师长、招讨、万户、管事人、千户或带头人官,俱合再当正军一名。”

  十一年征月,初立军人以功升散官格。4月,平价总帅府言:「本路军经今四十年间,或死或逃,无丁不能够起补,见在军少,乞选拔堪与不堪丁力,放罢缺乏无丁者,于民站内别选充役。」从之。诏四平府、沙井、净州等处种田白达达户,选其可充军者,签起出征。七月,颍州屯垦管事人李珣言:「近为签军事,乞依徐、邳州屯田例,每三丁内,一丁防城,二丁纳粮,可签丁壮七百余人,并元拨保甲丁壮,令珣通领,镇守颍州,代见屯纳合监战军马别用。」从之。

左都威卫:至元十六年,世祖以新取到侍卫亲军20000户,属之西宫,立侍卫亲军都指挥使司。三十一年,复以属皇太后,改隆福宫左都威卫使司。至大三年,选其军之善造小编八百人,立千户所一及百户翼八以掌之,而分部造作。皇庆元年,以王平章旧所领军一千人,立屯田。至治三年,罢匠军千户所。

  十五年4月,分临安行省兵于隆兴府。初,置行省,分兵诸路调遣,福建省军为最少,至是以南广地阔,阻山溪之险,命铁木兒不花领兵10000人赴之,合团长塔出军,以备战守。五月,诏以伯颜、阿术所调江西新签军两千人,还守庐州。3月,命荆安徽道宣慰使塔海调派夔府诸军人。12月,诏以塔海征夔军之还戍者,及海口、山东舟师,悉付水军万户张荣实将之,守御江中。二月,命江南诸路戍卒,散归各所属万户屯戍。初,渡江所得城阙,发各万户部曲士卒以戍之,久而桃之夭夭死病人众,续至者多不着行伍,至是纵还各营,以备屯戍。安西王相府言:「川蜀既平,城墙山寨洞穴凡八十三所,其渠州礼义城等处凡三十三所,宜以兵把守,余悉撤去。」从之。五月,诏发东京(Tokyo)、新加坡军四百人,往戍应昌府,其应昌旧戍士卒,悉令散归。十十七月,定军队和人民异属之制,及蒙古军屯戍之地。先是,以李鋋叛,分军队和人民为二,而异其属,后因平江南,军士始兼民职,遂因之。凡以千户守一郡,则率其下属从之,百户同样,不便。至是,令军队和人民各异属,如初制。士卒以万户为率,择可屯之地屯之,诸蒙古军人,散处南北及还各奥鲁者,亦皆收聚。令40000户所领之众屯河南,阿术一万户屯云南,以备调遣,余丁定其版籍,编入行伍,俾各装有属,遇讨伐则遣之。

标签:,

Your Comments

近期评论

    功能


    网站地图xml地图